新聞資訊

“?!钡膫鞒小t巖寺福利彩票的故事

來源: 陜西福彩     2020-07-01 16:35

十七年后,63歲的蔡乾敏站在紅巖寺鎮新開的福彩銷售站門口,似乎又回到了那個充滿驚喜的夏天,滿眼都是當年在商州區工農路市場的畫面。

恍惚間,喧鬧聲將他拉回現實——2020年6月9日,他和王遠東對紅巖寺鎮方圓百里的彩民終于有了交代。

紅巖寺鎮位于商洛市柞水縣東北部,因街南紅石巖和巖下東岳廟而得名而聞名,307省道橫貫秦嶺,劈山斬石,穿過這片崇山峻嶺中難得的谷地,往來商旅解鞍下馬,左右山民東遷西徙,長此以往,風潮替代保守,谷地變為市集。

鳥瞰柞水縣紅巖寺鎮

鳥瞰柞水縣紅巖寺鎮

老蔡和妻子的“對峙”

蔡乾敏商洛柞水紅巖寺鎮人,退休前是柞水廣電網絡公司紅巖寺基層管理站有線電視收費員,鎮子主街北段朝東的兩層小樓既是他家,也是他重要的收入來源——一樓臺球廳、二樓舞廳。彼時,這兩樣營生,無不顯示著老蔡的生性浪漫,新事物對他有很深的吸引力。

2003年夏,去商州區工農路市場辦差的老蔡,看到一家中國福利彩票銷售站,這是老蔡第一次接觸福彩,也是他福彩人歷程的開始。自電腦票“陜西風采”2000年11月8日上市以后,固定的場所和網絡化銷售方式成為福利彩票新的經營模式。好奇的老蔡二話不說,走進去東瞧瞧,西摸摸,纏著老板東拉西扯問了一大堆?;厝ヂ飞?,老蔡心中有了想法,要在鎮上開個福彩站。

“陜西風采”剪影

“陜西風采”剪影

行事麻利果斷的老蔡當晚就跟愛人張女士挑明了自己的想法,然而,還沒等老蔡說完,一盆冷水便潑了下來——不同意,堅決不同意!出于經濟壓力,張女士直接駁回老蔡的建議,但老蔡的犟脾氣遠近出名,就這樣,兩人因為開不開福彩站開始對峙起來。

“你們別跑了,以后來我這打彩票”

這場對峙雖然曠日持久,但也從不影響老蔡兩口子其樂融融的生活,一年多的反復試探都不盡人意,也讓老蔡有些心灰意冷。畢竟老蔡自己有工作,需要經常外出,要是沒有張女士的同意和經營,這福彩站是萬萬開不起來的,也因此,老蔡仍在等待時機。

2005年夏,老蔡等來了時機。這天他照例去商州區辦差,沿途遇到了幾個鎮子上的人,一打聽發現他們幾個是組團去百里外的商州區福彩站買彩票,因別的地方沒有,所以這幾個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專程去一趟。了解到情況后的老蔡眼前一亮,直接笑開了花,只見他大手一揮——“你們別跑了,以后來我這打彩票,我在咱鎮上開一個?!本瓦@樣,老蔡福彩站的第一批準客戶來了。到家后,老蔡眉飛色舞地向愛人介紹了自己的準客戶,經過近兩年的試探,愛人也是看出了老蔡的堅持,便愛理不理的應下了。

同年9月,老蔡的福彩站開業了,從此在滿足紅巖寺及周圍鄉鎮人們的娛樂生活需求上越做越火。

彩票舞會

與40里路的17萬現金

老蔡把投注機安置在了自家二樓舞廳。

事實證明,老蔡確實眼光獨特,福彩站在紅巖寺鎮開業后,似乎一下子觸動了大家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對日常娛樂消遣的需求,生意異?;鸨??!爱敃r雙色球和七樂彩每期七點半封機,3D游戲每晚八點期結,都會有好些人沒排上,這么大個舞廳擠滿了人?!比绱嘶鸨膱鼍傲罾喜淌剂衔醇?。

紅巖寺街道

紅巖寺街道

更有意思的是,因為當時大家普遍沒有手機,又不愿第二天再來看中獎號碼,基本上都待到開獎號碼出來。在等待開獎這一個多小時,老蔡則會打開燈光和音樂,讓大家在舞池里隨意扭動,愉快起舞。在偏僻的秦嶺山區每晚舉辦這樣的彩票舞會,全國似乎都很少見,可惜我們只能通過文字來回憶當時的場景,但那時的紅巖寺鎮人在老蔡的福彩站里是幸福和快樂的。

蔡乾敏坐在曾經的“舞廳投注站”里

蔡乾敏坐在曾經的“舞廳投注站”里

對于老蔡來說,給鎮子里的人能帶來快樂和滿足是一件挺爺們兒的事,但有這么一件事至今讓他心有余悸。

2015年秋天,距紅巖寺鎮40里的購彩電話打到了老蔡的福彩站,電話那頭是三個40多歲的女性,她們決定一人拿出2萬,花6萬來打3D彩票,前提是老蔡得去取錢。這事現在聽起來都有些瘋狂,但的的確確發生了,于是老蔡騎著摩托,背著麻袋來到三人家中,當面清點了錢數,隨后立刻回來出票,當晚開獎,6萬塊變成了17萬,第二天老蔡換了條質量好點的麻袋,來到商洛市福彩中心領走17萬現金,接著騎行150多里,火速趕到約好的信用社,當面驗定真偽和金額,待一切辦妥后,老蔡才發現自己衣裳早已濕透。此事不難看出,老蔡福彩站的影響有多大,信譽有多好。

蔡乾敏家中的相片墻

蔡乾敏家中的相片墻

同樣,因深受彩民擁戴,2007年夏天,老蔡作為業主代表去北京參加了中國福利彩票“走近雙色球”活動,回來后,老蔡將照片裝裱上墻,逢人便講,好不自豪。

王遠東:我很愛彩票

王遠東今年58歲,商洛柞水紅巖寺鎮人,自幼患有小兒麻痹,終身拐杖為伴。他說“我很愛福利彩票”,這樣的情況,這樣的年紀,他對福利彩票說出了“愛”這個字。

王遠東走在雨后的紅巖寺街道上

王遠東走在雨后的紅巖寺街道上

王遠東是2005年夏天回到紅巖寺鎮的。之前他一直在西安打拼,一個拄著拐杖的人,在一個省會城市到底經受怎樣的磨礪,他沒抱怨,只是回憶自己干過很多很多份工作,賣盒飯、擺小攤、跑摩的,開澡堂子……因為孩子要上學,王遠東不得不回來。同年9月,老蔡的福彩站開業,距離王遠東家不足100米,喜歡彩票的王遠東自然也成了老蔡的第一批客戶。此去經年,他們交情深厚。

福彩人傳承的方式之一

老蔡和愛人是準備干一輩子福彩銷售站的,然而,家庭里新生命的到來讓這個15年老站進入關店倒計時。2019年7月老蔡的孫子出生,因愛人張女士需要帶孫子,而老蔡又事務繁忙,實在沒法支撐福彩站的經營,兩人別無選擇。這個時候,紅巖寺鎮的人慌了,或者說來過老蔡福彩站的人慌了。當老蔡和愛人告知大家將要關店時,大家多是抵觸的,告別的沮喪總要寄托于時間來消磨,時間一天天過去,大家也逐漸適應。然而,這事放老蔡身上始終是塊心病,鎮子上大家都習慣了有一家福彩銷售站,現在沒了,那以后又得跑好遠了,這事真不爺們兒。

經過反復考慮,老蔡注意到老顧客王遠東,考慮有四:一是王遠東熟悉彩票,能更好地為大家服務;二則王遠東行動不便,經營彩票店是不錯的工作選擇;三則王遠東收入不高,經營彩票店可以增加一部分收入;四則老蔡嘟嘟囔囔地憋出來八個字“扶老、助殘、救孤、濟困”,而這,正是福利彩票的發行宗旨。2019年5月,老蔡開始與王遠東第一次溝通,讓做好長期勸說準備的老蔡沒想到的是,他一開口,王遠東就同意了,干脆利索,毫不含糊。緊接著,大伙兒也都知道了這事,心里的擔憂一掃而空,紅巖寺似乎又回到了往日的愜意,有的老彩民在福彩站里已經打趣兒的改口叫王遠東王老板了。

王遠東用拐杖撐起投注站的卷閘門

王遠東用拐杖撐起福彩站的卷閘門

40個“催債”電話

2019年10月,商洛市福彩中心工作人員仔細考察了王遠東的店面,并提供了免費裝修。而這一段時間“債主”們的電話則是打爆了老蔡及其愛人和王遠東的手機,“什么時候開業???”“怎么還沒開???”“沒動靜??!”“騙人了吧,還賣不賣了?”等等諸如此類的電話是一個接一個。據統計,起碼有三四十個人專門打過“催債”電話,可見福彩站在紅巖寺人心中的位置。

2020年元月,一切準備就緒,王遠東也挑了好日子。然而,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爆發,開業計劃只能無限擱淺。在這段時間里,王遠東異常憔悴,心里也是愈發著急。但對于商洛市福彩中心來說,他們比王遠東更著急,待疫情逐漸緩解后,商洛市福彩中心主任金昊田帶隊到紅巖寺鎮看望王遠東和蔡乾敏,并當場安排了福彩站開業時間,從這以后,王遠東家店鋪的顏色也一步步變成了福彩紅。

商洛市福彩中心主任金昊田看望王遠東

商洛市福彩中心主任金昊田看望王遠東

紅巖寺的“?!被貋砹?/strong>

這一天,終于來了,開業定檔6月9日。前一天晚上,王遠東挨個給老彩民打電話,通知第二天開業的消息,直到11點多,四鄰早已停業休息,王遠東才結束了一天的忙碌,收店回家。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經營好這個彩票店,也希望這里能繼續為彩民帶來更多福運。

翌日五點,王遠東和愛人就起床了,炸麻花、收拾家務,這兩個年近花甲的老夫妻難掩激動。飯后,他們趕到福彩站里,寫下前一天開獎號碼,隨著投注機安裝到位,第一張彩票誕生,這里重新開業,鎮上彩民紛紛趕來祝賀,更不乏十多年的熱心支持的彩民,在現場老蔡激動地給老彩民打電話,幫王遠東招呼著,一如十七年前自己開業時一樣。

蔡乾敏與王遠東并排站在福彩站里

蔡乾敏與王遠東并排站在福彩站里

在喜慶的鞭炮聲中,63歲的蔡乾敏與58歲的王遠東并排站在彩站,作為紅巖寺福彩銷售站的新老業主,他們看著笑容滿面的彩民和門前的煙火,心中的石頭落了地。

這一天,他們完成了愛的接力。

這一天,紅巖寺人的“?!被貋砹?。

中國福利彩票愛的傳承

從相遇相知到傳承,一張福利彩票,讓蔡乾敏和王遠東彼此相連,他們也把共同經營好福彩事業,傳遞好福彩愛的聲音作為終身責任。從信任支持到難以割舍,兩家福彩站的更替與傳承,見證了紅巖寺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以及紅巖寺人觸手可及的幸福和快樂。

集市上買到福利彩票的彩民

集市上買到福利彩票的彩民

今年是電腦福利彩票在陜西上市發行二十周年。二十年來,一大批福彩站業主堅守公益,奉獻愛心,以實際行動為社會福利事業發展付出全部努力。正如福利彩票文化理念一樣,這些稍顯端莊的字眼,一旦躍入生活,便成為廣大業主和彩民們最質樸的快樂和對未來最美好的期待。讓所有期盼,都化作一份福利彩票的溫暖,成就自己,也幫助更多的人。這就是中國福利彩票。

紅巖寺彩民展示剛買到的福利彩票

紅巖寺彩民展示剛買到的福利彩票


版權所有: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 網站主辦: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
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73號 郵編:100101
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13026484

黑龙江快乐十分11选五中多少钱